韩国赌场,MG娱乐游戏,澳门金沙 - 郑州隆兴工业电炉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郑州隆兴工业电炉 >

中国大陆有没有可能重新推行使用繁体字?



时间:2016-03-05 01:36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点击:

应该学习简体字」,理由如下,

1,简体字的书写时间远远小于繁体。
同样的板书内容,大陆的老师和台湾的老师书写所用的时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,为此台湾的老师的板书字数也比大陆少,更讲究用字。在日本也是这样,我每天在记的日语笔记,为了省时间,日文中的汉字也几乎都会用简体字。从我的使用情况来看,简体字明显比繁体字省时,我的笔记速度也比周围的日本人快。简体字易学易写,省时,我觉得很方便。

2,学习字义上,只是字形不同的话,简体和繁体并没区别。
某个汉字并不是指那一个「写出来的字」,而是从那个字抽象出来的意思。「某个汉字」对应的是「某个意思」,而不是那个字的某一种写法。举例来讲,比如汉字的「汉」就有如下的写法,
可以看出,在历朝历代的写法中,有的汉下面是四个点,有的是两个,有的不是点。有的汉中间的天出头,有的不出。可知无论是简体字,繁体字,新马简体,香港繁体,日本半繁半简体的哪一种,不过使用了其中一种「书体」。显然,学习汉字要学习的是某个字的「字义」,而不是「书体」。书体无论哪一种都无所谓,只要掌握了意思,再去学习另一种书体也好,不想学的话不去学也罢,对于学习汉语没有影响。

3,对于阅读繁体字文献基本上无影响。
如果你学会了简体字,再去看繁体字的书籍,经过短时间的训练,就能够阅读。但有趣的是,学会了繁体字的人,却无法阅读简体字。

这个原因我认为是,简体字有些取了繁体的一部分。所以会简体字的人,可以通过自己已知的这一部分推测字义,但会繁体字的人,看到简体字,却无法反推,因为这个「一部分」可以对应多个繁体字的部分,或者想不起来用的是哪个字。所以大陆人能容易读得懂台湾的繁体书籍,但台湾人却未必读得懂大陆的书籍。

简化得不好的字可以修改回原字

有很多字是非对称化简,一个简体对应多个汉字,此时用字会感到字义模糊,串通。为了方便可以部分改回原有的字,使得字义更清晰。虽然书写上会变得麻烦,数量上也会变得更多,却会使得表达更准确,歧义变得更少。比如,


tán 壇 天~,花~,设~,论~,、体~。
tán 罎 ~子:器具。
天坛的壇,本为台子的意思,而不是一个罐子。论坛的壇,本意是「同行的世界」,是台子的引申义,现在也感觉像个罐子。壇和罎本来是两个毫不相干的字,化为一个字后,字义就变得串通了。


shě 捨 ~弃,施~。
shè 舍 宿~,寒~,猪~。
增加提手旁的「捨」,名词和动词分开,可使表达更精确。


kùn睏 ①睡或想睡:~倦,~觉。
kùn困 ②其它义项:~苦,围~,~乏。
此时若增加睏字,一看便知是表达困倦。「我困了」,变成「我睏了」,没有困难的意思,只是想睡觉了。如果让你用一个字来表示「瞌睡」,那只有「睏」了,繁体字不但简洁而且精确。


guā 颳 ①风吹:~风。
guā 刮 ②其它义项:~脸,~糨子,搜~。
一看就知道,一个是用刀刮的,一个是用风刮的。用风刮的怎么会用刀,用刀刮的风,总感觉很凛冽。增加颳,可使表达更准确。

lǐ 裏 ①表示跟“外”、“表”相对或处所意义:衬~,~边,~面,这~。

lǐ 里 ②其它义项:邻~,乡~,一~路。

里外的裏和一里路的里,完全没联系,里是表示距离的,裏是表示指示正反的,字义上串通了。(但也可能有废掉「里」这个距离单位的想法。)


fā 發 动词义及量词义:~展,一~子弹等。
fà 髮 头~的~。
发射的发和头发的髮,两者没有关系,缩为一个字串通意思。比如「发香」,不知是指头发的香味,还是发出香味。


dǒu斗 车载~量,烟~,~箕,南~,北~。
dòu鬥 ~殴,~地主,~牛士,~智等。
「北斗」可能会被理解成「北方的斗志」,但其实根本就没有斗争的意思,因为斗争的鬥和斗完全是两个意思。北斗指的是北方的星座,形状像一个斗子。同样的,南边还有一个南斗,也是斗子的形状。


zhǔn 準 ①其它义项:~则,瞄~,~能去,~将,隆~,~此办理。
zhǔn 准 ②同意别人的要求:~许。
「准此办理」,实际上这里的准是「依照」的意思,应为準,而不是允许之意。简化以后字义串在一起,无法区分。


miàn 麵 ①食物、粉末义:~粉,粉笔~,~条,~糊。
miàn 面 ②其它义项:脸~,~壁,表~,当~,平~,反~,下~,一~墙。
面粉的麵只表示食物,面指示物体平而整的部分,两者没有联系。麵是一个形声字,面是它的表音部分,左边还能表义。

我们当初简化汉字,是为了降低文盲率,现在文盲越来越少,表达的精确的要求却越来越高,所以我建议复活一些繁体字。任何语言中都一样,费力去记忆,就不费力去表达。笔画稍微多一点,字稍微多一些,文盲并不会变得更多,中文却可以变得更方便和精确。当然,如果觉得简化的好的字,也可以保留。

综上所述,简化的过程使很多字的意思串在一起,虽然容易写,但是失去了原有的较好的区分度,所以我认为「应该逐步启用一部分,那些改为简体以后变得字义串通了的繁体的原字。

参考链接:
冯寿忠-“非对称繁简字”对照表

------------- 2014 年 5 月 23 日更新 -------------

「使用简体字不适合读懂古文」

最近发现,一简对多繁的问题已经变成大家都在讨论了。于是乎我又发现了简体字的另一个很大的缺点。因为简体字一字对应多个繁体,在看古文时极其容易产生歧义,因为显然,古文在当时是用繁体写就的,而现在其中的很多字早就被「划归」为同一个字。

于是联想到我们从初中到高中的所有古文,古诗,究竟因此产生了多少处歧义就不得而知了。

「汉字的简化也许可以使用类似霍夫曼编码的方式」

霍夫曼编码是一种数据的压缩方式,将出现频率最高的数据用最短的字符代替,以此来取得数据整体的最小化。

相对于汉字来讲,「数据的缩短」可以类比于「汉字的简化」,可以首先求得汉字整体的使用频率排序,然后只取出那些使用频率最高的字,简化之,甚至合并之。

不知道当年做汉字简化的人有没有使用这种方式,如果有的话那么是相对合理的。
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zzlongxingdl.com/zhengzhoulongxinggongyedianlu/15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